随笔日记

爱只能遇见,无法预见

最真的情,总在风雨之后;最美的爱,总在磨难之后;最甜的话,总在感动之后;最纯的笑,总在懂得之后。爱不是因为某些方面的优点,而是觉得呼吸都自然的感觉。我终于决定不等了,把爱而不得的你,归还于人海。当一个人悄然出…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

他不爱你,那么,他的条件再怎么好,你追逐的只是一个虚幻的梦,只是一份自怜和自欺。当青春都老了,就连他一个温存的微笑你也不曾拥有过。他始终不爱你,你却已经错过了那个爱你的人。除了倪丫头,还会有更好的女孩子用生命…

身在故里,不知乡愁

从小就在父母身边长大,从未离开半步,而今身处异乡,思之深切,于你或是感同身受。记得每一次送我上车那天,你都是一脸我完全能懂的表情。懂你,并不因为我是你的孩子,而是因为我也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心情,只因为我是你的孩子。我想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经历过这样的场景,只是有时候走得太过匆忙,来不及剖析那份跌宕在灵魂深处的沉香。那份孕育在爱的海洋里的种子,来自两个完全不同世界的浇灌,在时间的长情里开出花来,像朵七月的桃花般奢靡。那一刻,即便所有的爱都化成了凝视,只剩沉默,我想你也能贴切的体受到那份来自灵魂深处的暖香。每  

冬,寒了谁的春天

风推开季节的栅栏一些凌乱堆满了冬天我被挤到角落细数流年翻开冬的首页心冷到了极点生出的疼凝成霜挂满心尖眉端晶莹的怀念一个名字似跳动着火焰长出玫瑰的刺再一次与心纠缠大片的嫣红氤氲成汪洋含泪的玫瑰花瓣漂浮在上面点点滴滴静默成诗篇一纸素笺写满了想念谁的誓言犹在耳畔丰满了春天谁的热情燃烧了太阳把夏天点燃谁的身影徘徊在秋水边望眼欲穿又是谁的思念瘦了等待让泪化成雪翩跹在天地间  

我活了70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上门催债的

早上9点多被光大银行的电话吵醒,说我哥信用卡欠了11350元无力偿还,如何不偿还就列入失信名单上报征信,这个业务员语气有些冲,还强制要求我12点前把这个事处理掉,我说18点吧,毕竟核实信息需要时间,但她以电话核查时间1个小时内够了,18点已经下班为理由,搞得我也直接语气刚了起来,因为我觉得你都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说明你们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况且现在网络诈骗这么多,多重核查是没办法保证在短时间完成,做事千万不能把话说满,听得出来她也被我吓到了,挂机后联系我哥,确有此事,教训了一番打了个电话给爷爷,因为爷爷说  

学编程这个,重点是要做好文章,使其有分量

昨天去省图,坐车前与售票员交流,得知,目前工作8小时,工资3000,或者多一点,快要退休了,现在退休的大概在3000多一点,可能到她退休时,大概就3500左右了,有点抱怨的说,早班要在外面吃两顿饭。我说,你这个退休比工厂要高一些,她回答道,以前做公交司机,那时候可能工资好一些,估计缴的保险也相对多一些。 并且我用建行手机银行刷公交,每天一次仅有1分钱。她很惊奇,于是交流了一些这方面的事。 路上也没有看到联通的营业厅,只好有机会专门去了。 现在什么都可以在网上办理了,外出的机会也显著少了。 智能社会  

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我也曾想过一了百了 无意间听过的第二首歌了 很想去认识作曲人,为什么会写出这么悲伤的歌曲啊?他经历了什么啊? 可是自己真的没我机会认识啊 那就好好的享受吧!白天去了一趟学校送球拍吃饭,话说现在没对象以后自己花钱简直是大手大脚的。 一点都没有节制的! 这个毛病要改改! 希望这段时间过去就好了。 好好的加油!接着是晚上和韵聊了一个多小时 从论文扯到我和老罗在扯到奖学金,扯到她和东哥的感情 聊起来简直是天马行空的 也佩服自己了,不过聊到老罗的时候自己无意间被自己的情绪带进去  

2018我过的很不开心,很确定我有轻度到中度抑郁症

2018我过的很不开心,很确定我有轻度到中度抑郁症。 这一年我失败 很糟糕 没有一件成的是 甚至 该破的都破了 我起初在想是犯太岁的缘故吗?但这一年过去后,我知道,不是的 是我自己造的孽,又何必怪他人的出现呢!可我感觉回不去了,掉进深渊一直拼命挣扎还是糟糕。 现在即使在日记里,我也不想说的太露骨,未来某个瞬间兴许会暴露好吧!沉浸在痛苦里 对我身心没有好处 ---- 在考虑 今年过年要不要出去过 (去山里过,人家会不会开啊?) 这些年我一直遵道为信仰 让我内心很舒坦 虽我总说  

很久不曾这样哭过了,哭到双眼红肿,眼睛酸涩

很久不曾这样哭过了,哭到双眼红肿,眼睛酸涩。可是一想起你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下了。错的时间,错的地点,注定是一场无言。 我曾偷偷想过很多假如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妄想过很多不可能的事情,然后偷偷掉眼泪。 我也曾希望你能多关心我一些,可是我知道你做不到,我毕竟不是你心爱之人,不值得你放在心上如此对待。有人对我好时,我也会想要是你能如此该多好。 我忍住思念不与你联系,一旦想起你,我就告诉自己不能再想念。可我终究是输了,我终究是没忍住告诉了你。我想你。 于你而言我不过是个负累一个麻烦罢了,一个你急于摆脱的麻烦。  

太喜欢晴朗的金色的斯京雪景了

本来想十一点就睡觉的,感觉身体好像还没法放松下来,起来无所事事。 最近有一点轻微的焦虑,一边备考的同时一边在准备着回国的各种杂务。不安、焦虑交杂着不舍和怀念,太喜欢晴朗的金色的斯京雪景了,是不是因为很快就看不到了,才会觉得尤其地珍贵呢?就像是不是因为已经失去了糖,才会总是想起他小心翼翼又满到溢出的宠爱? 最近常常感觉孤独、脆弱、无助、无力又无趣。 比起其他,感觉无趣好像更加致命,提不起看书的兴趣,获得快乐的效率太低了,所以花了很多时间追星,虽然快乐来得很快,但是往往走得更快。这似乎是一个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