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日记

很想很想你-墨宝非宝

不开始,就不会知道结局,对吗? 看得墨宝非宝的第二本书。 首先这绝对是一部披着言情小说外衣的食谱,从头到尾安利的菜足够凑成一桌豪华套餐了。考虑到放毒的因素,所有关于莫青成为顾声讲解怎么做菜的部分统统都选择跳过。还好是通过书籍阅读,如果是听广播剧怕是更加抓狂,深夜放毒最致命。上一次看到这么报复社会的内容还是余华的《许三观卖血记》中许三观在过生日时为一家人用嘴炒了菜。 有些遗憾的是实体书版本中所有引用的古风歌曲全都改了名字,顺带着里面的歌词也都替换成了其他内容,虽然辞藻依然华丽,但是没有曲谱可搭配,显得 

记录昨晚光怪陆离的梦

因为村子里修了新马路 夜景特别美 所以我们一群人去马路边拍照 后来围在大桌子旁边聊天 还知道那个小时候喜欢我的男生一直保持初心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 反正就是说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喜欢我 (可能自己这几天心里也不愉快吧 才会梦到他 现实生活中 他快要结婚了 祝福他)再后来校长过来 批评我们班纪律不好 挨个把我们教育了一顿 说我不用心学习 在纸上乱涂乱画什么 我就跟他反驳 说我在记录寝室卫生打扫情况 接着他伸手拍了一下我旁边的那个女生 当时我就生气的不行 说 她有小孩了 别碰 

以前班里的一对同学结婚了 男生是个富二代

以前班里的一对同学结婚了 男生是个富二代 出国两年是另外一个女生在身边 我两是校友 听室友说那个女生之前就很爱他 而现在终于和她爱的男生在一起 女生是标准的WH女生 漂亮又有点泼辣的感觉 在班里我常听她说起她男朋友 没有见过 但是想着艺术院校的男生应该也是挺帅的吧 两年英语学习结束之后 我们都各自回到各自的学校 继续着大学生活 继而工作突然有一天在朋友圈 看到他们在一起了 当时 我是很感慨的 可能我认为是完全不搭边的一对 在我工作很多年之后的现在 看到他们结 

异性关系再好,也要记住的相处法则

很多暧昧的产生,正是因为一方在伴侣之外的他人寻求倾诉和帮助,最后反而容易把家庭矛盾越搅越乱。 婚恋中的男女有异性朋友无可厚非,但如果和异性朋友过于亲密,很容易让自己的另一半失去安全感。 你们会心…

这才是成年人谈恋爱的真相

对有一些人,终于能够正式和曾经的前任回忆告个别。当然,还有一些人迫不及待地想把id改成现任的名字。 因为我喜欢你,是想昭告天下的那种喜欢。 我们都知道找个人很简单,也知道找到真爱有多难。 身…

时间久了,已经忘记怎样用文字去描述自己的感受

时间久了,已经忘记怎样用文字去描述自己的感受。 昨夜的梦实在是稚气,还充满着年少的荒唐和幻想。 然而被生活已经压到无力抗争的现在,睁开眼就觉得更荒唐。 你明知是梦,却忍不住想再睡一会儿,去延续。 如果现实不能,就让梦去实现曾经的荒唐吧。 实现那个曾经彼此慰藉在一起,却没能好好说的道歉再见 实现他大胆的表白,你不知如何的回应只好捂脸的瞬间。 实现身边依旧有谁谁谁,热热闹闹的那些时刻。 然后睁开眼,去面对清晨已经炙热的太阳,和轰鸣的地铁。 

一年多没有在这里写过日记了

然而我也很少写什么了 没空写 也懒得写 想写的时候吧 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但我还是觉得应该记录下来 毕竟就算是以后 也不想忘掉啊 时隔那么久 我们又分手了呢 是的 又 好像是第三次吧没记错的话 不多 但也不少了 呐 你说 既然都重复分手了有三次 那是不是也该考虑下真的不合适了呢?我们还会复合吗?讲真的 还该复合吗?这次是因为一件很无谓很可笑的事 确切地说是因为一个废人 导致我觉得 我们的三观 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了 我也忍受不了你这个烂好人性格了 从没想过与人分手是因为他好 但是没好对地方 你的性格就是对 

说好的记录生活总是会因为懒惰放弃

每次打开这里都会担心如果有一天生活日记消失了可怎么办 今天是Betty离职倒计时一周。这周开始只有我参加无休止的各种会议。想想确实是自己目前职业生涯遇见的最大的挑战。 有个厉害老板的日子,真的是太好过了。以至于从入职到现在的5个多月,我都没有也不愿意去主动思考问题,因为都会有Betty在前面顶着。突然我就被暴露出去了,内心还是想迎难而上的,尽管这里的职场氛围槽点满满。就简单总结一下这两天的工作过吧: 通过今天和马力峰沟通宝尊产品的会议,第一次对品牌建设和产品管理有了非常实质的认识,体会到了怎样才能被 

一黑影 正从我脚边偷偷摸摸地溜过

正撑头玩手机 余光扫到一黑影 正从我脚边偷偷摸摸地溜过 转头正眼瞧了瞧 是只巴掌大的小老鼠 看着它滋溜跑进去沙发方向 我又转头回来继续玩手机 小说正看到精彩的地方 看了一段时间 伸个懒腰 又看见那小家伙偷偷摸摸在对面墙角下行走 溜进仪器附近 本来不想管 毕竟是条小生命不是 后来想了一下 它要是咬断电线就比较麻烦了 还是管一下吧 拿扫把打算吓唬吓唬它把它赶出去 谁知道它既然往里面跑 拿着扫把的我:“...” 罢了不咬电线我就不打你 就这样持续到了晚上 把小铺卫生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