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俗人,胸无点墨,字迹潦草,逻辑混料,不善表达。

我是一个俗人,胸无点墨,字迹潦草,逻辑混料,不善表达。

小时的经历对我的影响很深刻,父母也曾是万民下岗,万众创业时代的优秀小老板。2002年在刚刚拆掉火炕接上暖气,小学二年级的我还不知道月入万元是一个什么概念,直到后来蒸蒸日上的生意被时代所践踏,我们一家三口成了亲戚中贫穷需要被照顾的对象。我不止一次因为听到这样的议论,一个人在黑暗中躲在被子中哭,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我不知道在我睡着后,是否有人来伴我盖蹬开的被子时候,发现了被我泪水印湿的被子。

父亲身体不好,换过很多份辛苦的工作,可都因为身体没法坚持。

母亲老实本分,勤勤恳恳的做着本职工作,每月拿着稳定不高的工资。

我,在上海摸爬滚打。我也不清楚我想要得到什么,想要达到怎样的高度,想要赚多少钱。可能是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我不甘当下。
毕业的第一年,我到手工资4300,就变成了全家最高的一个(只是工资,小城市的工资很低),所有的亲戚依然怕我在上海吃不好穿不暖。其实我生活虽然拮据,但恩格尔系数很高,吃的还是不错的。我用所有的时间去感受,去体验,不曾有过的生活方式和经历。仅仅是在上海的街道间穿梭,都是满满的新鲜和兴奋。虽然我只不过和朋友挤在一个20平米的小房间,和另外四个陌生人共用一个卫生间。
然后我渐渐适应了这样的节奏,我开始第一次改变。

我开始第一次系统的准备CPA考试,把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学习中,计划的两科,实际只考了一科。
然后我考过了一科,我开始了第二次改变。

毕业第二年,我有了一些盈余,可以买一些我想要的东西,工资涨了1000,依旧攒不下钱。我结识了一些人,消费提高了一个等级,增长了许多见识,改变了一些价值观,听到了很多不曾想象的故事。我开始了去体验,去交际,去消费的生活。吃到了许多不曾听说的没事,认识了许多不曾听说的品牌,世界的大门一扇一扇被我打开,越深入,越充满好奇。

然后,是第三次改变。

我换了一份工作,工资涨到了8300。这是一个曾经的我不敢想象的数字,直到第一次拿到工资钱,我都感到有些虚幻。知道我把第一个月的工资花的一分不剩,我才踏实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没错,我依旧攒不下钱,付不起房租。没错,这次我换了住处,同认识的人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我一个人躺在拥挤的客厅地毯上,感受着这个六七十平米只属于我们的两室一厅的空间,我的心里出现了一种我不记得的奇妙的感觉。然后,我如同仇视金钱一样拼命地花钱,好像我一个月赚两万,工资总是一分不剩的花掉,有时甚者还要透支。对于我的父母来说,一个月一万的基本工资是他们不敢想象的,是一个只在别人家孩子的故事中听见的数字,他们甚至怕我被骗。后来他们接受了他们有一个有能力拿到一万月薪的儿子,但他们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一个人花掉这些工资的,他们只是依旧毫不怀疑的支持我在上海,做着他们听也听不懂的事,追求者我们都看也看不清楚的目标。
考试季又来了,第四次改变。

依旧全部时间投入到学习中去,依旧只准备了两个月,依旧只考了一科,这次甚至不知道能不能考过。
然后我遇到了你,我的第五次改变。

我们在一起很开心,我说那是灵魂深处的臭味相投,你说我们是优秀又有趣的灵魂。我们一起拔草,喝酒,聊天,我们有相同的观点,爱好,品味,价值取向,有天生的默契。我们一起拍CP照,去厦门旅行。然而,我依旧打不开心结,我无法接受的是,不能娶你是我的弱小。我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变卖家产也凑不够一套上海的房子,而我又不肯牺牲自己未来三十年的生活质量去贷款。你说你想要的是自己喜欢的另一半,而不是车子房子世俗眼光,但即便我不在乎你不在乎,人活在世,这些不可逃避。我开始不满足于自己的水平,我开始想要追求更多。我不满足于再做一个精致穷的月光族,我要继续追求我我看也卡不清楚的目标,这次更清楚了一些。我是个俗人,这就是我要追求的,哪怕,你会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