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写日记了,这回终于不是因为懒

  好久不写日记了,这回终于不是因为懒,是因为忙。今天其实也没得闲,但就是肚子里的话憋满了,到了噗一噗的时候了。

  今天是方丈在实验室的最后一天,下个礼拜一他就正式入职了,——虽然得到公司体谅,他的肉体依然留在镇子上等着我毕业。可能是由于年龄越长,越懒得搞仪式感,也可能是由于情感浓度的减退,总之我不得不承认,去年那篇恋爱回忆文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大声喊“我喜欢你”了。之后的种种生日也好纪念日也好虽然踏实,但细究起来说是潦草也不为过。今天和方丈一起走出实验室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了一句“今天是我和他做同学的最后一天了”。竟然有一丝丝微弱的百感交集感。——哦对,方丈最后听从了我老板的建议,没去我将会去的那家公司【狗头】。

  晚上和婆婆说起方丈下周一入职的事儿,婆婆给发来了微信红包,因为方丈没绑定过国内的银行卡,所以照例红包入了我的兜。这两年没太和婆婆聊天闲扯,所以我和婆婆的微信对话框看起来有点像在外念大学的不孝子和父母的聊天——净是些红包的收发(笑)。之前和方丈说好这次有机会回国的时候要给家里直系长辈买礼物,算是我们正式拿工资后的礼物。前些天突然想着我还想再单独给婆婆买一份,算是我对她单独的感谢,包括感谢她帮我带了一年多的崽,——虽然因为这件事我和婆婆间因为一些常见的家庭小心思冷淡了很多。

  但是要做个有情有义的人,即便自己受过伤、会受伤。

  ——这其实是我看完《再见爱人》后的感想之一、想从郭柯宇身上学的品质。至于节目最后令人大写问号的章贺,实在懒得写,只想祝福郭柯宇将来能少受伤、能好好被爱。

  再就是,前一段时间我一直纠结的“我和方丈之间的爱情是不是在消退”的问题,我现在也释然了:就是在消退啊,但是只要能愉快地共同生活下去,爱情消退了又能怎样呢?就这样吧,轻松愉快就行,不轻松不愉快了咱再看有什么问题、想不想要解决、怎么解决。年纪长了,越发觉得,过分未雨绸缪实在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一方面是自信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增强了,另一方面是觉得,总会有一种解决的办法的,——毕竟有一种底线型解决办法叫做“接受它”。(笑)

  年纪长了,还有两个体会是,苦与乐的耦合系数真的太高了,没法解耦。小时候总会因为一个事物出现了苦的一面就会质疑这个事物是不是“不好”。现在发现妥协永远存在。比如说,这个博我读得非常狼狈,但是我因此知道了自己的综合能力上限在哪里、也算是对自己多了一点了解,挺好;比如说,在我和方丈的亲密关系里,我哭了很多,但那些大笑也都是真实的。人呐,就是没办法,为了尝点甜头,就是要吃苦的,只不过有些人幸运吃得少些,有些人点儿背得吃得多些。另外一个体会则是,问题是解决不完的,一劳永逸是妄想。小时候总是在开学第一个礼拜就能把所有习题册全部写完然后愉快玩耍一整个学期的经历给了我一种错觉,就是一定会有一劳永逸的办法。上大学后到现在的十年不仅仅在学业上告诉我不要痴心妄想、在生活上也给了我如此警告。

  方丈临离开实验室的时候,一个同学来问他offer的选择。方丈回来给我说,“他就是大老板说的那种人,随便跟你喝个啤酒,都想从你嘴里套点啥出来”——总之是功利心及其重、没法好好聊天的那种人。我听了之后直点头,表示一开始和那个同学说话的时候就有这种感觉,还以为是自己小人之心了呢。然后我问方丈,他都想套你啥话啊?方丈说,就是问问我对这几类公司发展前景的判断呗。我说,那你把心里话都告诉他了吗?方丈瞪着他那常常被韩国人误以为是韩国人的亮晶晶小眼睛说,告诉他了呀~

  我恨铁不成钢大叹一口气,你可真是个傻白甜。

  方丈理直气壮,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坦诚呀,我不说那我岂不是跟他一样了。

  我佩服他的坦诚,说,是我的话,我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谁对我坦诚,我就对谁坦诚,谁对我偷偷摸摸,我就对谁敷衍了事。

  方丈这一点我是真的很佩服,做人真的光明磊落,不怕吃亏(但是他运气真的蛮好我没见他咋个吃亏【狗头】)。这点我不行,我蛮小气的。但我同时又会因为自己的小气而不舒心,小气也不是,大方怕吃亏,总之羡慕方丈的坦率。

  哦对,今天无意中发现实验室这一两年新来的一两批小孩真的很能发paper,如今的我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压力感,但是是一种隔着什么的羡慕和压力感、没有切肤之痛。

  再来说说崽。崽最近一两个月犯错频率陡增,陡到我都几乎是被叫家长了orz。但是幼儿园老师教给我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批评教育的同时要让孩子知道我依然爱他。爱不爱的,我讲不清。到我这儿就是我依然在。这让我想起我不太有安全感的可能的成因,除了我自己天生的玻璃心,还有就是我妈一直以来对我最狠的且经常用的一招就是“我以后不管你了”。这在以后我和方丈的关系中也经常出现,比如从前我和方丈闹矛盾了,和好之后我一定会小心翼翼问他“这件事之后你还像原来一样喜欢我吗”——我总觉得一次错误就会导致整段关系的结束。现在不太会有这样的担心了,一方面是觉得结束了就结束了呗虽然难过但也是没办法的事【狗头】,另一方面是,明白了一些无关原则的矛盾并不会伤及一些事物的根本。说到这个,又想起前文提的苦和乐是耦合的事情。我的原生家庭给了我很多脆弱的东西,但命悬一线的时候恰恰是这些脆弱的东西成了坚不可摧的底线。

  真的是。让人歪头的生活。

  哎,好像最近想说的都说完了。再就是,我觉得我和方丈现在的关系相比于早些年,真的可以用寡淡来形容。有一件小事倒是还能提醒我他在我这里的分量,就是,

  我还是喜欢在他不察觉的时候悄悄看他。——有一种“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这样微妙的坦荡、勇敢、自信感、是一种属于自我的微小享受。

  作者:M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