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越来越多,文盲却越来越少了

  我真的很在意,感觉被愚弄了,到现在看政治网课都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恶心感。我知道自己现在缺点所谓他妈的什么钝感力,不要对别人的话太在意,但是这次真的很恶心,卡在嗓子里不能吐也不能咽的恶心。

  记得去年有次和舍友闲聊抱怨了几句,随口说我快死了,她很认真地说那就去死啊。我当时也是噎了好久没说话,但那个时候没感觉到有多么被冒犯,只是觉得她这么说很不合适。

  这次真的太不一样了,我感觉非常非常恶心,恶心到浑身不舒服。尤其是最近必须得狂补政治课,自己简直就像个笑话。我知道自己在这内耗丝毫没用,但是真的恶心透了。

  说起来我高中那会应该是最后一波没有家校微信群共治的时代了吧。

  从小学起每次听写签名找爷爷,比起签名和确认我完成作业,他更感兴趣的是教我练习写他的名字,练好以后就可以不用找他签字了。

  高中不想上学时候的请假条都是我爹亲手写的,高三把班主任气哭也是我爹打电话好言相劝把班主任劝回去给我们继续上课的。

  反倒是那个时候学习自觉性极强,每天愁眉苦脸的像是有极大的负担压着,但确实没有任何人逼我或者限制我。现在这种模式家长学校全景敞视式的监督模式让学习自觉性像个笑话。在这种体制下度过童年和青春期的小孩能有几个身心健康?

  两个没见过世面的文青谈恋爱就免不了瞎琢磨,过度分析过度反思,一天天“伤痕”“现实”“存在”“过往”那点小破事儿都解决不完,风花雪雨完了,屎尿屁的坎儿都难过,现在越来越受不了这种关系了。

  根据内耗能量守恒定律,文青就该配文盲。但是现在这个世界上文青越来越多,文盲却越来越少了,各位文青朋友们要尽快把握机会才是。

  作者:野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