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以苛:我曾用力得爱过一个人

接近凌晨12
除了风声,还有火车的呜咽
床头的物件起了绿毛
记忆随着岁月已经消失

电话里突然是你的声音
我已改变了往日的卑微
敷衍一如当时的你
发生过什么不过是两手空空

你找我的目的那么明确
我无意看穿了捅破心脏

你知道我自尊高傲
可在你面前我学着变傻
模仿撒娇,却像一只笨拙的乌鸦
你看尽了笑话站在一旁开始厌倦

我孜孜不倦有错就改
可悲伤像个傀儡
抑郁得像是得了绝症
对啊大难过后豁然开朗

你找我的目的那么明确
今夜不过是个陌生的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