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裡得她,因為某些人某些環節還有某些事讓她心情不好

夜裡得她,因為某些人某些環節還有某些事讓她心情不好,很多很多的煩躁與不開心,我就像往常般的給她分析,適當陪伴,做著這份我好開心的任務。

或許某些事讓她不安,讓她害怕;反之少了那些事少了不安,也不會讓她真正的開心,只是選擇去承擔著與接受著。我知道或許我對於某些事無法給她直接的承諾讓她不安,但是情感面是環環相扣也充滿矛盾,這樣的情感很豐富卻也缺一不可,造就一個完美陪伴者的角色,是否該去犧牲自己的某些情感去承諾著讓她消除不安?但是我知道消除了這股不安感,即便都解決了這些複雜人物關係,他依然不會滿足自己的需求與心境而默默承擔,一個劃不開的圓輪迴著所有邏輯,反覆的矛盾著吧。

縱然矛盾,我能做的就是繼續分擔、解憂、包容,她開心多些必然我也安心快樂,化解矛盾該怎麼去做我還沒有答案。但是心裡邊的我願意為她當個工具人,只要她開心我是什麼角色都無所謂。

原因就是一股愛,貨真價實的一股超過愛自己的愛。

思考著矛盾因果和一個沒有菸與酒的夜。